从河里捞上来的尸块,几乎每一寸都有刺青,这名「拼图杀手」让居

2020-06-17 11:58:09 来源:J易生活497人评论

从河里捞上来的尸块,几乎每一寸都有刺青,这名「拼图杀手」让居

2011 年 7 月 7 日,柏林天气闷热。退休人士海恩兹.葛拉柏斯基和库尔特.曼斯菲德惬意地坐在施普雷河畔,在一株柳树的树荫底下坐在折叠椅上钓鱼。这两位老先生既没有钓到拟鲤,也没有钓到梭鲈,反倒是发现了一个有轮子的行李箱被缠在河岸的灌木丛里。

「奇怪,」葛拉柏斯基说,「这个箱子看起来是全新的!谁会把这种东西扔进河里?」他们费了点力气,把箱子拉上岸。听得见有个东西在行李箱里滚来滚去。他们决定把箱子打开,随即用刀子把锁撬开,掀开了箱盖。河水从箱子里溅出来,洒在他们身上。除此之外,箱子里就只有一个蓝色塑胶袋,用一条红绳子绑住。

曼斯菲德打开塑胶袋,朝里面瞄了一眼,吓得往后一倒。「怎幺会有这种事!」

塑胶袋里是一个人的躯干,一个男性躯体的上半截,布满了彩色刺青。

葛拉柏斯基急忙跑去拿他的背包,从钓绳和鱼饵罐之间翻出他的手机,打电话报警。

凶杀案侦查组的多米尼克.威提希探长和资深警探贝雅特.吕克姿立刻展开调查。尸块发现地点位在柏林北丽原[1],警方将之大範围封锁,一组刑事技术人员在施普雷河岸进行蒐证。警方人员在上游及下游数百公尺的範围内搜寻尸体的其余部分,找了好几个小时,却一无所获。既没能找到那具无名尸体的头颅,也没有找到他的四肢。

我的同事利里恩塔博士带着两名负责搬运尸体的同仁动身前往城市东边。当他们抵达北丽原,那个蓝色塑胶袋连同里面装的恐怖东西都还在那个打开的箱子里。

利里恩塔博士先戴上手套,才小心地打开塑胶袋,往里面看。那具躯干仰躺着,正面布满了刺青,而且刺得相当有艺术感。

利里恩塔博士提议:「我们最好是回到所里再把他取出来,才不会破坏线索。」

威提希探长表示同意。「麻烦你準备好立刻进行解剖,」他说,「我会马上通知检察官,请他把委託验尸的文件发给你们。我们必须尽快查明被害人是谁。」

「我有个想法,」吕克姿警探也提出意见。她指着河水上游大约一百公尺外的一栋残破建筑。「那边不就是飞车党的狄斯可舞厅地狱守护犬吗。假如皮箱里这个男子是被他的飞车党同伴剁成了几块,我并不会感到奇怪。」

威提希探长看着这位年纪较轻的女同事,思索着。「尸体上的刺青,再加上残忍的肢解──这的确有可能是飞车党圈子里的谋杀。」他同意她的想法。「但也有可能是凶手想误导我们往错误的方向侦查。」

他向利里恩塔博士和另外两名法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道别,他们带着那只皮箱踏上了归途。

「我们先等候尸体剖验的结果,」威提希探长又说,「也许在那之后我们就会知道更多。」

可是,威提希探长也知道,要查明一个无头、无臂、无腿的死者的身分何其困难。他心想,莫非这真是职业杀手所为,他们故意除去了一般情况下能用来鉴定死者身分的身体部位:脸、牙齿和手。不过,这位刑警经验丰富,他在职业生涯中也曾多次经历凶手在犯下未经计画的杀人罪行之后,把被害人的尸体肢解,以便运走。在侦查初期,他不想排除任何可能。这有可能是一桩飞车党圈内的暴力犯罪事件,但也同样可能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凶手一时激动犯下的罪行。

就在当天晚上,我和利里恩塔博士就解剖了那具躯干。解剖之前先秤过塑胶袋连同内容物的重量:二十公斤。接着,刑事技术鉴定小组的两名刑警把那具躯干从那个垃圾袋里拉出来,放在解剖台上。他们带走了那个塑胶袋,去做刑事技术上的检查。

这个无名死者的躯干在胸部及肩部长着深色毛髮,显然属于一名成年男子,我们估计他的年纪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

该名男子的头部在颈部与躯干之间被切断,双臂则在肩膀关节处被切断。躯干下端的截断线大约与肚脐同高,在骨盆上方;骨盆的骨头整个不见了。背部的皮肤出现少量已经固定成形的尸斑,除此之外并无引人注意之处。至于腐败的徵兆,我们只发现在截断处的肌肉开始隐隐泛着灰绿色。依据这个检查结果,利里恩塔博士和我一致估计死亡时间在三十六个小时之前,不超过四十八小时;不过,这只是个约略的估计。

体内器官只剩下肺脏、心脏、肝脏和一小部分左肾。耐人寻味的是在截肢处有各种不同的切割与砍击痕迹,乍看之下,似乎在截断四肢时使用了不同的工具。不过,在截肢处并未发现有皮肤出血或皮下组织出血的情况。显然被害人并非在生前被肢解,否则流经截肢处的血管让血液流进周围软组织的情况会更严重。

在解剖时我们发现死者的颈部肌肉有一大块瘀血。我口述记录下:「可能的原因係遭到拳头或一件钝器击打,也可能係颈部遭到紧勒所致。」此外,支气管及左右肺叶中也有血,食道中的血也很多。

针对这两点发现,利里恩塔博士表示了看法:「被害人想必在死前不久吸进或吞下了自己的血。」

我同意他的看法。基于两片肺叶中的血量,不排除死因为吸入血液,亦即由于血液佔据了呼吸道而导致痛苦的窒息,类似水中溺毙。对一名遭杀害者进行解剖之初,很难看出法医的哪些检查结果将在日后的审判过程中发生关键性的作用。但我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这项解剖结果可能会大大影响司法单位对犯罪过程的评估,从而也可能大幅影响判刑的尺度:从法医的角度来看,不排除凶手首先造成了被害人口腔或鼻咽腔受伤,例如用枪击、刀刺或重击,导致被害人立刻丧失知觉,随即死亡。因此,以法医的检查结果无法证明凶手为「残忍」谋杀,不管我们在被害人身上还会发现多少其他伤害,也不管这些伤害有多严重。

星期六一大早,在那个行李箱被发现两天之后,威提希警探在家里吃早餐。在他面前是一份日报,翻开在地方新闻版。可想而知,报纸今天又大幅报导「施普雷河畔被肢解的尸体」,但报导中全是臆测。

注释

[1]北丽原(Oberschöneweide)係位在柏林市特雷普托──克佩尼克区的一个地方,居施普雷河北岸,和南岸的南丽原(Niederschöneweide)相对。这两个地方合称 Schöneweide,在德文里的意思是美丽草原。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