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国爱滋病平权电影《BPM》反思台湾的「疾病歧视」

2020-06-17 11:58:41 来源:B滴生活263人评论

※本篇有雷,请斟酌阅读。

《BPM》(《120 Beats per Minute》)是由法国导演罗宾・康皮洛(Robin Campillo)编剧、执导的作品。主要是在讲述爱滋病解放力量联盟(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简称ACT UP)的巴黎分部,在上世纪末期展开的爱滋病平权运动过程,以及感染者与伴侣间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疾病歧视是社会上十分严重的问题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汉生病」呢?所谓的汉生病,也就是大家常听到的「痲疯病」,会在神经系统、呼吸道、皮肤与眼部出现肉芽肿,导致患处失去痛觉感知的能力,常造成四肢反覆损伤而需部分截肢,也可能出现虚弱与视力变差的症状。汉生病属于慢性疾病,主要是透过飞沫传染,但传染力不高。

相信有读者会问:「汉生病和这部电影有何关係?」但其实,还真有一点关係,因为都牵涉到所谓「疾病歧视」的问题。

在过去社会普遍对于汉生病不了解、相关的医疗技术尚未成熟的年代,一听到汉生病可谓人心惶惶。在台湾日治时期,对于汉生病患者採取「隔离」政策,将他们隔离于疗养院中,也就是我们现在常听到的「乐生疗养院」。这样的制度到了战后仍持续保留着,国民政府也接续採行隔离政策,一直到有效药物问世才解开了围绕着的重重铁丝网。

然而,政府禁令是一回事,民间的歧视又是一回事。汉生病的有效治疗法是在上个世纪中问世,但一直到小编就读国小的上个世纪末,政府都还一直在向人民宣导汉生病可以治疗、不需要害怕,可见歧视问题一直深植人心。

而现在,爱滋病患也遇到了与汉生病患同样的问题。过去政府机关大力宣导爱滋病的恐怖,甚至在防治教学时,大量引用病人临终前的照片,导致民众对爱滋病产生恐惧,深怕自己也会因为与爱滋病患接触而得到爱滋病。

然而,你以为大家都只是在内心存有偏见,而没有表现出来吗?事实上,爱滋病患的歧视问题一直在社会各处上演,新闻事件也频频传出。小从不愿与爱滋病患共桌吃饭,大至拒绝治疗爱滋病患、关爱之家遭再兴社区起诉要求搬迁,甚至是国防大学学生阿立(化名),因为染病被国防大学找各种理由退学等等事件,再再都显示了社会对于爱滋病患的排斥。

然而事实上,爱滋病早已不像大家所想像的这幺可怕。传染途径方面,爱滋病是透过「不安全性行为」、「输血、共用针头和针筒」,及「母子垂直感染」三种途径传播,且病毒本身在体外的生存力不强,相较于感冒等疾病传染力差。

同时,自从鸡尾酒疗法问世以来,世界上对于爱滋病的治疗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虽然无法完全根治,但只要病患每日服用药物、定期回诊就能有效控制病情;近年美国研究更指出,若是病毒量达到仪器测不到的程度,就不会透过性行为传染给伴侣。另外,目前也有事前预防药物(PrEP)及暴露后的预防性药物(如PEP)等等,加上安全性行为及避免伤口直接接触血液、体液,基本上不需太过担心自己会被传染。

对爱滋病的误解将成为防疫的大敌

事实上,除了大家对于爱滋病的恐惧之外,对于爱滋病的误解也是十分重大的问题。

电影中有一幕成员到学校进行防治宣导的桥段,校长觉得让青少年理解防护知识,是在鼓励青少年过早开始性行为,而完全忽视背后可能产生的得病风险。

另外,在同一个场景,学校女学生也不屑地说只有同性恋才会感染爱滋病,这也是大家常有的误解。不管是谁,只要与带原者有不安全的性行为,都有机率感染爱滋,而不是只有特定族群才会感染。

然而,就是由于社会上的这些误解,而缺乏对爱滋病的预防,一定程度导至了爱滋病的横行。加上社会对于爱滋病患的歧视,使得大家不敢、或自认不用到医院进行检验,是否因此存在着疫情统计上的黑数也不得而知,成为防疫上的重大漏洞。

爱滋是你、爱滋是我、爱滋是我们

电影中,ACT UP成员对于法国政府单位对爱滋病患的漠不关心,以及药厂製作爱滋病治疗药物进度的缓慢、不愿公开进程等等,感到无助以及愤怒。加上社会上对于爱滋病患的歧视,也导致他们怀疑自己的定位。

反观台湾,在关爱之家与在兴社区的案件发生后,立法院迅速通过了《人类免疫缺乏病毒传染防治及感染者权益保障条例》,以保障爱滋病患者的各种权益。然而,即便这样的条例通过了,社会上的歧视问题仍然无所不在。近期,更有团体主张将爱滋病踢出医疗保障範围,也引来许多人的斥责,可见我国仍有许多进步的空间。

目前,除了卫服部和各大医院致力于爱滋病患的治疗、防治外,民间也有像是台湾关爱之家协会、中华民国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等20个以上的团体,透过各自的力量在社会各解努力着。当然,除了这些团体的努力之外,也需要大家放开心胸接纳、帮助爱滋病患,才是防疫工作能成功的关键。

「爱滋是你、爱滋是我、爱滋是我们」是电影中为参加同志游行而提出的标语之一。在一场会议中,一位已感染的成员提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游行」一语,也让小编十分感动。爱滋病的问题,并不只是感染者的问题,而是身边的每个人都应该要关注的问题。唯有认识它、不歧视,才是解决爱滋问题的关键。

最后,《BPM》目前正在电影院热映中,不论你想认识更多关于爱滋病平权的问题,或是希望能更了解爱滋病患与爱人间的感情问题,又或者单纯想看帅气的男主角,都十分推荐大家到电影院支持这部电影喔!

坎城70评审团大奖《BPM》台湾官方预告:2月14日正式上映延伸阅读The News Lens 自製专题:2017世界爱滋日你对爱滋(HIV/AIDS)的了解到底有多少?男同志与爱滋:统计结果不是让你歧视用的,而是为了帮助找出原因歧视的日本近现代史:被汙名与隔离的精神障碍者、汉生病与娼妓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