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升:第三人称的命运

2020-07-08 21:05:41 来源:Q生活区148人评论

张耀升:第三人称的命运

小编碎碎念:大家都爱算命,是因为算命本身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算命」这件事在戏剧作品有另一种被称为「定时炸弹」的叙事技巧,例如主角走过神秘的地下道,一位老人主动上前说:「少年ㄟ,你印堂发黑,最近恐怕…」,于是乎,未来的某个结局已经按下倒数的按钮,滴答滴答往结局迈进。

或许有人觉得前述的例子太过老土,但诸如《回到未来》、《尼罗河女儿》、《求婚大作战》、《仁医》、《来自星星的你》、《步步惊心》都是来自「定时炸弹」叙事技巧的变形发展,破题说出未来结果后,倒数计时开始,在明知结果为何的情况下,角色的逆天抗命便会如同LOMO照片一样,色调改变,反差提高。

「定时炸弹」如此受喜欢,追根究底,是对于窥测未来与改变命运的渴望。尤其真实人生不如戏剧作品有着那幺完整的故事发展与整齐的结构,满街人们的爱情与未来常常是漫漫寂静如星际旅行的冬眠舱,「不曾开始也无从结束」,觉得算命荒谬可笑的人,不妨设想自己去看一场过程中不准打瞌睡,且结束前不能离开的电影,偏偏这部片没有起伏,仅有主角走在风景毫无变化的道路上与沿路面目模糊的路人没有互动,一小时或两小时后,会不会想问旁人:「这部电影还有多久结束?」

换做真实漫长且平淡沈闷的人生,上述的问题便是算命的冲动。

以下,是以算命为真作为前提,再加上文学与电影的角度来探讨。

这大概是最多人在乎的一件事了!(或者,以为在乎的是别的,却不知癥结点在此)外面坊间算命师满口哗啦拉讲一堆却少有人知道什幺叫命格,命格包含两件事,其一是性格,其二是命运,以电影为例,性格犹如不同的好莱坞大明星,乔治库隆尼、梅莉史翠普、杰克尼克逊已然有各自的基本形象与戏路,代表某种基本性格,而命运就是他们所主演的电影。

就算是剧情完全一样的爱情喜剧,乔治库隆尼的诠释必然与杰克尼克逊不同,在同样的剧情下,前者的深情温柔可能酝酿出爱情的关怀与宽厚,后者则可能是爱情的荒谬与为难,儘管两人的命运完全一样,看待的角度与内心的结论,会因性格而有所不同。

也就是说,性格在命运之上。

以占星术为例,太阳、月亮及上升(出生时哪一个星座正从地平线升起)代表一个人的基本性格(太阳)、深层内在与潜意识(月亮,同时代表幼年)及面对世界的态度(上升,30岁之后逐渐明显)。这三者组合可能同调或冲突或协调,假设命运的剧本是《我的少女时代》,林真心若是太阳牡羊月亮狮子上升射手的全火向组合便会极度奔放奋不顾身,所有的挫折都会被她的热情之火吞灭,反之若是压抑保守的太阳金牛月亮魔羯上升处女的全土向组合,儘管微笑面对外界,却可能虐心到底。

一般算命的盲点常常在此出现,忽略性格,只着眼命运,没想到同一套剧本在不同性格诠释下会出现不同意义,而意义才是对当事者来说最切身的人生感受。

想逃离婚姻生活的人若是注定离婚,内心必定窃喜,而结婚、生子这些对一般人来说充满正能量的事落在孤僻之人身上,反而日日累积成对生命的厌倦。

以紫微斗数来说,太阴化忌代表内心的缺憾,命盘太阴化忌在夫妻宫的人,无论感情最后是否有着世俗一般认定的结果,如结婚或在一起,当事人内心必然是藏着遗憾。而事业宫有着陀螺的人,免不了好事多磨原地打转。但如果看清感情不是生命的追求或从事本质便是好事多磨的职业,苦难便会云淡风轻。

算命若有用,真正的用处并不在得知将来赚多少、感情对象如何,毕竟一张紫微斗数的命盘上,必然排列着吉星与兇星,也必然有特别安逸与特别兇险的宫位,每个人的命运都会有特别满足与特别缺憾的宫位,也许事业发达之人空虚寂寞,也许受尽宠爱之人没有自我,看清自我的侷限也许是面对人生更好的态度。

另一方面,命运也是依据这些宫位一年一年流转,紫微斗数的流年会每年换一个宫位,大限则是十年换一个宫位,换句话说,好运厄运终有时,循环不止,有的人大病十年换了宫位后一朝康复,也有人爆红一年后一蹶不振,当下痛苦之人只是在消化厄运额度,撑得够久,总是会等到安逸的宫位。

不论是易经、塔罗牌、占星术、紫微斗数或八字,都有一套系统可循,但是,还有另一种算命方式更形而上且难以判断真假,那便是通灵。

通灵分为两种,通神或是通鬼,通神者泛称为神通,藉由附身或感应得到神明讯息,指点问事者,通鬼则多见于牵亡魂,灵媒像个中介的载体,让亲人的亡魂暂时附身,突破生死障碍对话。

在佛教道教的修行中,神通是普遍出现的副产品,长期修行而练出神通的人并不少,只是正道修行都要求不要沈迷也不要显现神通,况且神之所以是神,是因为神超脱于人间的轮迴之外,宗教上神对人讲究的是超脱俗世,而非回到俗世纠葛,凡间总总幸福苦痛仅是梦幻泡影,神不会也不在意个人的情爱或利益或功名,所谓的神通大部分通的并非神,通灵能力高的人可以通到修行有成的灵体,所给的答案也符合世俗标準,能力低一点的只是养小鬼,面对面时可以藉由小鬼调到问事者的资料,尤其是一些只有当事人知道的秘密,而让问事者觉得啧啧称奇,从此迷而信之。

但这两者都有矛盾诡异之处,以养小鬼来说,因为全盘命中过去以及私密之事,便认为可以预测未来,是犯了工作内容的错误,过去是往后看,未来是往前看,人体上往前看的肉眼,长在背后的是屁眼,背后的屁眼放的屁再响亮,能看眼前的风景吗?

而通灵之人只是一个媒介,若是神準或功德无量,也是来自背后那个能量,但一般世俗往往将「神通」视为「接近神」,而将祀奉神的礼数用在灵媒身上,在我的长篇小说《彼岸的女人》中提到一位知名的通灵者,久而久之心随境转沈迷在信众的供养中,附身的神早已一去不回,但为了维持享乐的生活,便一再一再「表演」通灵这件事,却因为演出精彩而信众更多了。

我印象最深的通灵者是嘉义乡下贫瘠的山区里的一位牵亡魂老婆婆,羊肠小径一路蜿蜒到荒凉的气氛中,她独坐在四合院的黄土屋,问了亲人的姓名,烧香祈求后伏在桌面,每隔一阵子便说她从地府找到几位同名的亡魂,逝世时几岁,性别为何,哪里人,一次一次越趋精确,最后猛然一抬头声调动作都与亡者相似,剎那间问事者再也掩不住长期的思念,尤其那些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的、没有听到最后遗言的,以及在长长久久的往后日子里都不曾放下的,一个个泣不成声,牵亡魂无法维持太久,短短几分钟便告退。

但我多年后上过演员表演课,再事后回想,那一次次的确认亡魂资料的过程彷彿如同演员在设定角色背景,性别、年龄、族群、区域,客家人或闽南人,如何过世,一步一步推演出这个角色该有的说话语气、腔调与可能的行为动作,长久的思念与强烈的情绪早已淹没当事人的理性,而人情之间的思念总是一样的,很想你很爱你很捨不得你阴阳两隔要好好保重好好照顾自己,短短几分钟不漏破绽。

是啊,严格来说,通灵分成三种,第三种称为表演,而且佔了绝大多数。实际上任何一种算命方式想得到的都只是联繫而已,一种我与未来的联繫,证明自己仍然走在命定的道路上,以及通灵所要牵起的,一种我与已然失去的一去不回的感情的联繫。

那是即使徒劳,也无法令人放弃的悲伤啊。


作家介绍:张耀升►►►

最新图文推荐